朴槿惠下台引暴力抗议 游行中所唱的歌曲

2017-03-21 16:57









随着“闺蜜干政”丑闻持续发酵,韩国朴槿惠政府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


即便朴槿惠接连两次向民众道歉、并将总理更换为与自身派别相左的人士,这场风波不仅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引发了韩国民众的愤怒和无力感。


本月5日,首尔大街上的枫叶正当时,瑟瑟寒风预示着首尔冬日的来临。而许多韩国民众却在这样的夜晚站立街头,手里拿着蜡烛和要求朴槿惠“下野”的牌匾。


这一天,韩国爆发了今年规模最大的反政府游行,诉求只有一个——朴槿惠立刻引咎辞职。


在游行现场,第一财经记者见到了许多韩国民众,男女老幼整齐地静坐在政府机构集中的光华门广场,高举要求朴槿惠下台的标语。


据当地警方通报,当天共有近十万民众参加游行,为防止意外事故,警方派出了近4.5万警力保持现场秩序。


不过,相比警方的担忧,现场的氛围却显得平静,甚至有些欢乐:台上的歌手和文化人士热情地邀请台下民众唱歌,而台下民众也边举蜡烛,边为表演者欢呼。


唯一的不同是,游行中所唱的歌曲,歌词都被改编为要求朴槿惠立刻下台的内容。


除此之外,现场出现朴槿惠“语录”的时候,虽然有民众激动地大喊,但全程几乎保持高度理性,并没有出现警方担忧的暴力事件。


与此同时,自从10月29日史上规模最大的反朴槿惠游行以来,每天都在爆发不同规模的游行,文化界、宗教界、学生群体纷纷发表时局宣言,要求朴槿惠尽快下台。而朴槿惠日益下跌的支持率也已经不再是新闻,青瓦台人士也坦言“早就预料到支持率会跌至个位数”,而对此“无可奈何”。


这种被韩国媒体称为“崔顺实综合症”的现象,直接将韩国民众从各行各业引到了街头,本次游行的主办方还预告,12日将举行“全民大行动”,直指朴槿惠下台、严惩崔顺实。



民众只剩无奈


对于今年正在首尔瑞草区某高中就读高三的女生徐炫雅(音译)来讲,来到游行的现场,实属不易,因为当天距离韩国的大学入学考试“修能”仅剩下12天。


不过,她却向第一财经记者无奈地摇头:“此刻我已经没有什么学习的想法了。”


“原本,我曾以为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所以在韩国大学入学竞争再激烈的情况下,也默默地忍耐着努力学习,但是看到了崔顺实、再看到了凭借有权的母亲就能轻松进入韩国排名前十的梨花女大的女儿,此刻真的有一种疑问:到底是能力重要,还是投好胎重要。”她接着说道。


而站在徐炫雅旁边的同班女生说:“原本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女检察官,维护国家和民众的正义;但看到现在检察院的无力,我默默地将这个理想收起来了。”


与此同时,第一财经记者在游行现场遇到了一位在首尔中区某中学执教的教师,她称:“其实,现在许多学生对于这个案件同样了如指掌,只是他们不会说出来,而自己会默默地思考,然后一个人独自落泪。虽然我在学生面前怕影响他们的心态而不做任何表述,不过作为一个有投票权的韩国成年人,对于没有投票权的学生们,此刻感到非常羞愧和无奈,也希望朴槿惠能够尽快下台,我也能够自信的向学生们讲述‘正义一定会胜利’。”


与此同时,记者还在现场看到了一些推着婴儿车的家长们,这些被称之为“婴儿车”大军的家长们,在他们的婴儿车上纷纷粘贴着“我要给我的孩子更加公正的社会”、“在这些孩子们面前,我们是否会感到羞耻”等标语,用自己的方式表示对于事件的愤怒。


一位妇女在集会发言中说到:“孩子问我崔顺实是谁,还问总统是谁?但我无法回答。为什么这些羞愧感要由我们来承受呢?我希望破坏民主和宪政秩序的崔顺实集团受到处罚,还希望处于问题中心的朴槿惠总统担起责任,朴槿惠总统请辞去职务。”


在韩国社交网站上,位于韩国全罗北道的圆光高中高三学生更是在网络上挂起海报,直指朴槿惠,并讽刺称“姐姐,我家人太平凡了,没有钱买马”(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是依靠赛马项目进入梨花女大的);而首尔市长朴元淳在其个人主页上转发了一个小学生的考试卷,回答“在韩国,由谁管理这个国家”一栏上,赫然写着“崔顺实”三个字,网民对此表态称“心痛”、“耻辱”。



退党热线被打爆


与此同时,韩国的两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也发布联合声明:要求朴槿惠立刻取消为克服危机而进行的新总理任命,并表示将拒绝配合、批准朴槿惠提出的改革案。


在此基础上,本月6日,共同民主党的47名国会议员更是警告:要求朴槿惠立刻“退居二线”,彻底从国家政治、治理中脱手,将国家权力彻底转让给新上任的总理,否则将会展开新一轮的抗击行动。


相比在野党的“攻击”,执政党内部的纷争和众叛亲离才是朴槿惠政府的致命伤。


韩国《朝鲜日报》报道,本月6日,执政党新国家党首席发言人廉东烈表示,在对民众道歉的同时,新国家党也将努力克服现有的国家危机。


不过,这番解释并没有能够使韩国民众买账:部分党内议员认为“现有的党内领导层无法克服巨大的危机”,并认为“党领导层应该全部引咎辞职,并彻底重新改组”;有部分核心职位的党职人员也宣布辞职以敦促朴槿惠的亲信,现新国家党党首李贞炫共同辞职。


对于这种声音,李贞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感到责任重大”,同时拒绝立刻辞职,并认为“有责任将国家政治和党内纷争重新扶回正轨”。


一方面,执政党内部就责任分担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另一方面,新国家党在韩国各地的办公室的“退党热线”则快被打爆。


当道歉通过电视直播后,在执政党内部引起了巨大的退党潮。


据该媒体报道,在这段讲话出炉以后,新国家党位于韩国各地的办公室便接到无数要求退党的电话,与此同时,还要求“自己地区的议员也要一同退出执政党”,以至于部分地区的办公室因无法承受众多电话而不得不“拔掉电话线”。


更不同寻常的是,即便是朴槿惠多次面临政治危机仍坚决表示“维护总统”的大邱、庆尚北道地区的党员,近日也纷纷要求退党。



另外,“萨德”导弹问题也是新国家党的梦魇。


自从美韩当局于7月宣布在韩国庆尚北道布置“萨德”导弹以来,韩国国内便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对潮。在位于“萨德”预定布置的庆尚北道星洲郡,原本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虽然人口较少,但绝大多数民众支持新国家党。许多民众甚至自发提交退出新国家党的申请,而反对“萨德”导弹的在野党人士却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甚至有部分当地元老主动表示支持在野党,并当场入党表示支持。


在“萨德”布置消息发布以后,星洲郡内4200名新国家党党员中有近3000名新国家党党员申请退党,位处“萨德”导弹布置地点较近的庆尚北道金泉地区也掀起了退党潮,而庆尚北道周边地区也有数百名党员退党。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新国家党国会议员更是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坦言:“对于保守倾向的选民来讲,除了新国家党并没有任何选择,所以还会稍稍犹豫一下……不过,如果非朴槿惠亲信的部分议员真的选择退出新国家党,并创造倾向于保守的第三党,那么新国家党将很难阻止触发起来的退党潮,并将面临创党以来最大的危机。”


韩国专家:应重建民众信任


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韩国”4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已经跌至5%,创下韩国历届总统最低纪录。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因处理不当而使韩国经济陷入泥潭的金泳三曾创下6%的低支持率。韩国建国大学教授崔根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则认为:“现阶段朴槿惠推行的创造经济、经济改革三年规划等,很明显已经无法正常执行了;许多民众不会信任朴槿惠和她的政策,而企业也会更多的“看眼色”,无法正常决策。失去了政府有效管控的韩国经济,将会像失去了中枢的大脑一样。”


崔根培还认为:“为了能够对危机进行有效的管理,则首先需要恢复政府和经济决策者的信赖;并组织一个即便政权更迭、仍然能够保持客观性的,民众信赖的经济决策团队,并具有一贯性的推行多项改革措施。”在要求朴槿惠下台的游行现场,记者遇到的一位大学生的表示,也许正是韩国民众此刻的心声。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游行,我们敢出来游行,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正是要体现壮士割腕的决心;我们将以我们自己的手,消除并改正不公平,让不正常的东西回归到正常化;相信这也是我和所有参与游行的韩国民众的共同想法。”












分享到: